我送了她十粒种子
来源:大发论坛        作者:孙姜        时间:2020-08-04         点击量343

她是我年龄相仿的同事,不见得多要好,但也在一层楼共事了许多年,很熟。

捧着网购的三十粒莲花种子上楼时,我脸上肯定挂满了笑,莲花开在我脸上,因为我心里笑了好半天了。或许是名字中有个“莲”字的缘故,我特别偏爱莲花,周敦颐的《爱莲说》小时候就能背下来,“新莲映多浦,迢递绿塘东。静影摇波日,寒香映水风。金尘飘落蕊,玉露洗残红。看著馀芳少,无人问的中。”唐人的这首诗更是喜爱,早些年玩博客时我的名字就叫“微笑荷花”,用这首诗写成的书法作品做的装饰效果。

接着说,那天捧着莲花种子的我和她在走廊里遇见,刚从领导办公室出来的她问我是不是捡到金元宝了,怎么笑得这么灿烂。我说,我淘到的宝贝可比金元宝还金贵可爱。她说,她也要。于是,我分给她十粒已经催过了芽的种子和半瓶生长液。用手机拍了下来后,栽培说明书也给了她。分享么,就要到位,彻底。

接下来的一些日子我们因为一起种莲花而热络起来。说实话,这根本不是我的初心,我种莲花可是为了养静的,荷风帘外淡,清雅笔间浓。可是,可是已经这样了,那就各种各的花吧。

各种各的花?想得美。看看吧,和她一起种莲花的这些日子,我从她那里收获了什么——

“怎么我的种子出的芽少呢,是不是都是你挑剩的?”

“呀,你的芽头比我的壮哎,是不是有啥高招儿没告诉我?”

“我在网上选了七八种花盆,哪个好?我没主意了。”

“你去哪里淘的土啊?给我也弄两盆上来呗。”

“怎么移栽才行呀?我怕弄坏指甲,你帮我呗。”

……

大概近一个月的时间里,她天天烦我。微信里不断地传图片,留语音,不管是清晨还是深夜;或者直接闯到我办公室,也不管我是在写材料还是做报表,说起来就没完。她的花盆与花土,一次次都是我帮她搬到六楼的,用她的话说,我给了她莲花种子,我就得对她和她的莲花负责到底。

种莲花,我很简单。花苗长到一定程度后,开始准备移栽,用以前捡的一批毕业学生离校时丢掉的清一色淡绿的塑料垃圾筒当花盆,放进去从植物园一袋一袋提上来的土,然后按说明书的要求一步一步弄就是。种莲花,我只是要优雅我的小天地,换来一份好心情。现在,一筒一筒翠绿的叶子浮在水上,仿佛一个个婴儿探头探脑看世界,时光,便可爱起来。总会开花的,不急。每天,看电脑累了时抽空看一眼那一排新绿,就觉得开心。闲了时,我会在舒展的叶子前久久驻足,换来身的轻松,心的宁静。

种莲花,她很讲究。去网上买了荷塘泥,一次不够再买第二次、第三次,千挑万选之后又在网上买了两个漂亮的专用大花盆。种莲花,她说她要美翻全世界,她的高音喇叭已经覆盖了整个大楼,朋友圈每天发九宫格,恨不得让地球人都知道,仿佛她在做一件多么惊世骇俗的伟大的事情。结果事与愿违,她的那些还没长大的花苗移栽后一棵接一棵地都枯死了,她便忧伤,她也愤怒。

她不断地向我发射她的忧伤和愤怒,我险些在她密集的轰炸里沦陷。看看,我这不是没事儿找事儿吗,种莲花本来是想一个人悄悄干的事情,现在因为她的加入,我种出了一地鸡毛。

有两个感慨。从我的角度看,我明明不喜欢跟她一起种莲花,不喜欢与她过从甚密,应该及时表明态度,果断中止交往,就少了这中间的许多琐碎的折磨。一开始不给她种子不就啥事儿没有了吗?“我的种子,为啥要给你呢?”我甚至可以不失优雅地对她轻轻一笑说出这句。“你自己的花你自己种,别来烦我呀。”这一句也随时应该告诉她,可能委婉地、半开玩笑地说。好吧,不是长了一脸“抹不开”肉吗,那就活该难受。不学会拒绝,就没成熟。当断不断,必受其乱。还是那句话,对于与自己气场不合的人,距离是对自己最好的保护。唉,我总是事后诸葛。这辈子呀,注定受困扰煎熬。在单位,我本打算跟谁都是点头之交,咱不是要当君子么。唉,君子有所不为,一时忘了,这可不好,不好。

从她的角度说,什么地长什么草,盐碱地长不出青苗。美丽的莲花,只能生长在美好的心田里。你的心田是不是地道?你得懂自助吧,得懂感恩吧。你的心田是不是洒满阳光?你不能总是抱怨吧,不能一味索取吧。你的心田是不是润泽?你得知进退吧,得知亲疏吧……这些都做不到,怎么能成为一个受欢迎的人呢,又怎么能种出莲花呢?欲取莲花净,应存不染心。种不出美好的莲花,一定是因为心浮气躁,女人,你什么时候能明白这个道理呢?

最后,她还企图让我分她两盆,把我培育出的花苗移种到她那两个一百多块一个买来的漂亮盆子里,否则,我就得给她报销买花盆和花泥的所有花费,因为事情是因我而起。她像是在开玩笑,我却冷了脸说——到底还是得罪她了。我也是有脾气的,我不想让她再伤害那些美丽的花儿了。这一筒一筒莲花,我只送给心存静气的人。


相关文章
贝博官方下载沙巴sb体育app千亿国际真人